> 新闻资讯 > 五位互金人的年度自白:兜兜转转 还在圈子里转

五位互金人的年度自白:兜兜转转 还在圈子里转

消金界 2020-01-21

不同于马爸爸“每年向社会输送1000名10年以上阿里人才”的委婉表达,业内“红衣主教”周教主则直接将“免裁券”放到了自家年会的特等奖上,如其以往风格一样,直接“刚”。

事实上,经济放缓下,当那些曾经被众多青年“朝圣”的互联网大厂都无法给到足够安全感的时候,再进修与成为国家人这两条路也就成为唯二选择,借此再来看2020年考研人数及考公人数双双创下近年新高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逃的掉是坑,逃不掉的圈子”,对于身处同一阵营互金圈来讲,经过2019的洗礼后,众多想逃离的一众人却犹如“囚鸟”般在这个圈子里游荡,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犹豫停滞。

为此,消金界约谈了业内五位身处不同岗位的人士,听他们诉尽圈内职场冷暖。

郑先,30岁,某消金公司市场部员工

“今年预算相较上年砍了一半,但KPI指标却还是和去年一样,真心不知道后续怎么做。”还没等开口问,已过而立之年的郑先就忍不住抱怨道。

而究其今年预算砍半的根本原因:郑先说一大半的源自市场上传的持牌金融机构将执行24%利率所引起的。

事实上,郑先所在的这家消金公司2019年业绩并不差,按成交金额来讲,我们跟360金融、趣店等头部上市平台处于同于阵营,年贷款撮合量突破600亿元大关,原本以为2020年再接再厉能把撮合量做到800亿元。

“现在看来,有点自信的太早了。”郑先有点自嘲道。

“主要是借贷利率不一样,我们市场部做得获客投放策略也会不一致。24%的借款利率所要求的客户质量肯定和36%的不一致,而现有大部分公司的投放策略,完全是在36%的利率前提下,依据以往风控部门及市场部观测关键指标进行的投放,尽管有迭代,但无需做太大的改动。”

而如果后续监管要求24%以下,首先就是需要将这个利率区间客户的关键标签打出来,而打标签的过程也是风控与市场的迭代过程,这个没个半年时间,很难做出规模。

他们公司领导也是基于于此,相对偏向保守了些,一切要等市场传音落下那一天或许才会明朗。

郑先说,但是在此之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政策的不明朗也使得公司业绩会有波动,不知道今年是否会有员工优化。

事实上,年中已经优化了五分之一,而因平时KPI表现不错,郑先并没有上那次优化名单,但一个部门人员突然走了五分一,还是有点猝不及防。

郑先也曾想过跳出互金这个圈子去往其他互联网+行业,但他还是觉得,“就算互联网大厂也在不断地优化,没有绝对的安稳工作,关键还是看自己,在目前薪水不错的情况下,不动可能也就是最大的稳定”。

赵凯,29岁,某互金公司商务部员工

临近年关,赵凯比平常更加忙了起来。

“这一个月几乎天天加班到晚九、十点钟,就这还觉得时间不够用,而连续的加班,也让自己原本答应三岁女儿的很多事情被无奈搁浅,现在女儿看见我都没有之前那种亲昵感了。”赵凯诉苦。

但是没有办法,老资方的年末维护、人情往来,新资方的拜访、过会、上线,以及每月新开发资方家数等KPI指标完成情况都在年末涌了上来,我现在都恨不得自己一天有48小时。好在一点的是年前新上会资方都已经暂停,只需要做好沟通工作就行。

而赵凯现在工作的重心主要在于协助运营做好老资方的回款工作,这个活看着轻松,实际更心累。

“都是爸爸,哪个也不敢得罪,要钱都要的跟孙子一样,就这样逢年过节的礼品卡还没少送。”赵凯说完笑着摇摇头。

赵凯是今年9月刚进这家公司,当时离职后找了将近两个月的工作也没着落,最主要抱着逃离这个行业的想法在找,但是薪资并有偏离这个行业,所以一圈下来,并没有在传统行业谋得一份自己心仪的工作。

在家中余粮不多的情况下,他最后无奈,还是厚着脸皮托学妹内推才有幸进入这家公司,兜兜转转还是在这个圈子里游荡。

马上步入而立之年,赵凯也向我们坦然现在压力不小,除了工作之外,家庭及孩子的重担也随之而来。

“我现在任性不起来了,之前还有可能会甩脸色来句老子不干了,现在年纪到了,孩子也面临上学等等,可能自己再也回不去那个热血楞青年的状态,但我经历过就足够了。”

李青,28岁,某私募基金公司HR

“终于解脱了”,在离职申请书签字那一刻,李青内心发出了这声感慨!谈及年中的那次裁员,已经离开这个圈子半年的她仍觉得历历在目!

“好像我天生就跟他们是敌对关系一样,我也只是一个打工仔,况且我跟他们一样要走,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关系。”李青抱怨道。

虽然这并不是她经手的第一次裁员,却还是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她也明白,从公司计划裁员那一刻,人事部门就已经成为除老板之外全公司所有同事的敌人,可还是接受不了平常一起说笑的同事在她提出裁员后瞬间就敌对的情形,那种感觉,李青说真正谈过的人才知道。

李青说,她最难面对的就是刚怀孕不久的孕妇,之前完全不知道她已经怀孕,直到裁员才跟你透漏,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身为HR知道国家对孕期员工的保护,可没有办法,正常员工都被缩减的情况下,何况一个不敢给太大压力的孕妇,赔偿半年工资后还是让她离开了。

问及那次谈话内容,她大部分内容已经不记得,但她时常会想起“同为女人,你对我做的一切你以后都会经历”那句话。

现在还会和之前的同事有联系吗?她自嘲的说到:“你觉得他们还会愿意跟我做朋友吗?这行基本上80%以上朋友都是圈外人,没办法,得罪的人太多了,砸了别人的饭碗怎么面对他们。”

李青也想过换个岗位,可对于已经工作六年的她来讲,换岗位一方面机会成本太大,之前六年的经历完全打水漂,另一方面,她也确实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也就这么顺从着现实做了下来!

如果再经历一次你会怎么做?李青笑着说不知道,但笃定又迟疑地说到:“我会先把自己裁了吧。”

钱娜,27岁,某互金公司产品部员工

“我们部门背的是公司的利润指标,所以每分钱都要算的明明白白,不然,一年忙完利润为负,KPI没完成不说,说好的年终奖也泡汤。”钱娜向我们谈到。

作为创收部门,天天想的就是用户进来之后如何提高这些有借款意愿且通过我方风控审核的用户借款次数,增加创收厚度。为此,也就难免会走一些偏锋。

“但只要不是太过火,领导们也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没了营收,空谈监管底线也没法生存。”钱娜吐槽到。

为了增加创收渠道,除传统借贷业务网外,市场上能尝试的他们都尝试了——会员、保险、办信用卡、二次导流、商城等等,光会员他们都搞了8种,从58元普通会员到688元的砖石铂金会员一应俱全。

要说没赚到钱也不太可能,但互金公司本身花销也大,所以本身增加的一些的创收渠道也就游走在灰与白之间,赚的就是快钱。

随着监管的趋严,像保险、会员等业务也相继被叫停,问及对公司影响几何时,钱娜谈到这两项几乎无成本业务营收约占到公司20%左右,影响不大,但也不小。

谈及后续增收渠道时,钱娜提到还在摸索中,似乎她并不担心,她告诉消金界:“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国内,永远不缺创新,只是缺少那双发现创新的眼睛。”

高飞,27岁,某贷超平台创始人

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你还会再创业吗?高飞眉头紧思后有陡然放开,坚定的回答道“会”。

高飞大学毕业刚实习时就一头扎进了当时的P2P,后来又从P2P跳到信贷平台,直到2018年底携全部身家和几个朋友杀向贷超平台,315晚会后,公司业务一落千丈,苦苦支撑半年后,无奈散伙倒闭。

如果你见识了挣快钱,你就不会再考虑慢悠悠的拿死工资,而高飞的第一次快钱居然来自公司的年终奖,那时他刚毕业两年,公司也在那一年切入做714高炮业务。

“每个季度都有3-5万元的奖金,最可怕的是年终奖,六位数的年终奖,抵得上我一年半的工资,我们部门刚毕业工作一年的小伙子都拿到了六位数的年终奖,跟他父母讲,父母都不信。”谈及那时场景,高飞眼睛里充满了异样的自豪感。当时就是觉得钱来的太容易了,自己也没做什么,钱包就迅速的鼓起来了。

“后来,上海地区另外一家头部平台以两倍薪水挖我去他家,我就直接跳槽了,媒体所说的跳槽工资翻倍也真实地在我身上发生。”高飞说到。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当然会有一种飘飘然然的感觉,而跟公司领导因琐事大吵一架之后,高飞也终于有了辞职单干的想法。行业我熟,资源也有,仿佛成功就在前面招手一样。恰好朋友也有这种想法,于是他们就迅速开始创业做贷超。

“当时脑子里应该也有一种赌气的成分存在,也冒出过做得好的话收购前东家给前领导穿穿小鞋的想法。”高飞摇头苦笑,毕竟前几年太顺了,你就会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其实不是你行,只是你踩对了风口,大势所趋。

然而,创业并没有那么顺利。再加上315晚会的一盆冷水陡然泼下,燃烧的创业激情也从那时起被一点点浇灭。

“坚持到9月份的时候,账上没钱了,大家简单吃了个散伙饭也就注销了公司。”高飞说到,掏空家底后不得不面对现实是,又要开始找工作,期初投了很多简历在传统行业,可是接连两个月都是石沉大海,囊中羞涩,无奈在12月份通过朋友内推进了一家头部消金公司,还是拾起了老本行。

被问及以后打算时,高飞说,“先沉淀几年,不会再轻易冒险了,但如果机会成熟,依然会选择再赌一把。”

此文为消金界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关键字: 公司 工作 消金 市场 行业

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关注贷罗盘官方微信
贷罗盘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贷罗盘

温馨提示

QQ快捷登录 微信快捷登录

你确认要取消关注该平台吗?

取消 确认

关注成功

安徽快3 pk10代理网址 江苏快3 吉林快3走势 江苏快3 幸运28 幸运28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